滑雪业也搞大者恆大,暖化风险加剧规模购併趋势

滑雪业也搞大者恆大,暖化风险加剧规模购併趋势

大者恆大是许多产业的既定规则,然而全球气候变迁更促进了某些产业的大者恆大趋势,因为在气候变迁带来的经营压力以及不确定性下,规模成为生存的必要条件,全球滑雪业者就正面临这样的挑战。在极端气候下,为了避免单一雪场受极端气候影响而在滑雪季没有雪,只能「分散风险」合併拥有数个不同地区的滑雪场,这个趋势吹起全球滑雪业一股大购併潮。

气候变迁带来的不可预测性,不仅对滑雪业者本身造成风险,对滑雪客来说也一样。过去气候可预期的年代,滑雪客可加入最爱、最方便或认为最划算的滑雪场会员,但如今,滑雪客却可能面临气候风险,加入会员的滑雪场,可能某年冬天整季都雪况不佳,一整个滑雪季就报废了,这对滑雪客来说是重大打击,也是滑雪场营运上的重大挑战,因为滑雪客害怕白缴一年会费,加入会员或购买季票的动力就会大幅下降。

连锁或结盟多处滑雪场经营业者为了吸引客户,推出连锁多个滑雪场的季票,如「大季票」(M.A.X. Pass)可以 729 美元在北美 44 座滑雪场任君挑选,每座滑雪场可有 5 天行程;「名山精选」(Mountain Collective)季票则以 489 美元自加拿大至澳洲的 16 座滑雪场每座都可有 2 日行程;维尔渡假村(Vail Resorts)旗下 15 座滑雪场则推出无限「滑到饱」的「史诗季票」(Epic Pass)。

这些慷慨的季票让滑雪客可更便宜享受多日滑雪时光,相较于美国滑雪场单日票平均票价 113 美元,只要多滑几天很快就能「回本」。但回本还不是重点,更重要的是雪客可更轻鬆体验许多不同的滑雪场地,此外,有多座滑雪场可选择的情况下,更可迴避因气候造成的风险。

在这个连锁、结盟的季票热潮中,背后的两大推手,是发迹于科罗拉多州维尔镇的维尔渡假村,以及同样位于科罗拉多州的竞争对手山杨滑雪(Aspen Skiing)。之所以能支撑如此多座山头的季票,来自双方都进行大购併。维尔在 2016 年买下佛蒙特州的斯窦滑雪度假村(Stowe Mountain Resort),及破纪录以 13 亿美元买下北美最大滑雪度假村、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吹哨山黑梳山控股公司(Whistler Blackcomb Holdings)。维尔自 2002 年以来所有其他购併案总支出 5.65 亿美元,买下吹哨山黑梳山的费用超过这个数字 2 倍,可见维尔的扩张雄心遽增。

山杨滑雪也不甘示弱,2017 年 4 月与私募基金 KSL Capital 联手,斥资 15 亿美元,从中西渡假村控股(Intrawest Resort Holdings )手上买下 6 处美国与加拿大渡假村,紧接着又购併猛玛渡假村(Mammoth Resorts)4 座加拿大滑雪场及美国犹他州的鹿谷滑雪场。显然山杨滑雪也雄心勃勃的打造比维尔旗下更多、更多元、分布更广的滑雪场组合,很可能之后推出更胜维尔「史诗季票」的组合季票。这样的超大规模购併,在滑雪业可说是全新的现象。

推出联合季票抢客

购併有许多底层原因,包括先进国家环境法规越来越严格,导致很难设立新滑雪场,以美国而言,最后成立的滑雪场是 1980 年代开幕的鹿谷与科罗拉多州的狸溪滑雪场,之后再也没有新成立的滑雪场,因此滑雪事业要扩张,最快且唯一的办法是购併既有滑雪场;再者,联合各地不同滑雪场,可起交叉广告的功能,为每个滑雪场都带来可能的外地「朝圣」旅客;另一方面,划算的季票,有助于大滑雪场吸引家庭消费者,从低价的小滑雪场手上抢食客源。

然而,这些商业考量因素过去一直存在,如今购併规模突然暴增,最可能的额外推力,可说仍要算到气候变迁头上。雪况好滑雪场就能赚大钱,但雪况差对滑雪场会造成严重打击,在气候变迁下,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实在太危险。美国滑雪市场在全球金融风暴后最坏的时光,2009~2011 年间仍然持续成长,然而,最大的打击来自气候,极端气候造成加州连续 4 年大旱,许多山头冬季光秃秃一点雪也没有,加州这个人口大洲的滑雪市场因而落空,科罗拉多州降雪延迟,也导致维尔 2016 年营收大减。

在大滑雪企业的角度,拥有更多座滑雪场是双重保险,一方面,企业营运风险分散,较不会因为单一地区雪况糟糕就遭受致命打击;另一方面,搭配推出季票优惠,对消费者也有保障,消费者万一遇上某些地区雪况不好,还是能去雪况较佳的场地滑雪,可让消费者更能放心大胆提前购票,并提升消费者的忠诚度。

在巨兽以规模优势吞食市场下,独立小滑雪场也只得集结自保,「大季票」与「名山精选」就是独立小滑雪场团结求生下的产品,若不如此,就无法与拥有多处山头的大型业者竞争。各地独立滑雪场都正寻求结盟,除了最大的「大季票」、「名山精选」组合,美国东北宾州、纽约州、佛蒙特州、新罕布夏州的 7 座滑雪场联合推出「山峰季票」,美西的「粉雪联盟」( Powder Alliance)自 2013 年组成,最初结盟 12 家滑雪场,如今已经成长至 16 家。

极端气候的推力,对滑雪场大者恆大的趋势更加推波助澜,滑雪巨头忙着四处购併进行「军备竞赛」,独立滑雪场结盟自保,结盟範围越来越大,未来恐怕也不可避免要更深度结合,甚至可能合併为单一企业。普遍推出联合季票对消费者来说是一大福音,但对剩下尚未结盟的家庭经营小业者,可就成了相当强大的竞争压力,在极端气候与庞大对手的打击下,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